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泥巴也好炭灰也罢涂在脸上与肤色相去甚远

发布时间:2018-08-12 14:18 分类: 幸运彩票官网 阅读:

  第五凌若刚要起身,闻言又是一愣:“怎么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此时进城,我固然安全,你却未必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呆:“这是何道理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,而且看起来蛮漂亮的。战乱一起,法度全无,那些官兵手中有刀枪,难免为所欲为,天知道谁会打你主意,到时我如何护得你周全?”
 
    第五凌弱一听大喜:这个瞎子,怎么发现我的美貌了。不过……,此时看来,美貌确实成了累赘。她是李鱼的累赘,美貌是她的累赘,可她此时离不开李鱼,而若让美貌离开她……
 
    毋宁死!
 
    第五凌若急急一想,欣然道:“我有办法了!”
 
    李鱼大喜:“什么办法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道:“我弄些淤泥,把脸涂脏了如何?”
 
    李鱼嘴角抽了一抽,道:“这等想当然的主意,就是你的好办法?眉眼五官、身材体态,人家全看得到,涂了泥,谁都看得出那不是本来肤色,能唬人么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焦急起来:“那怎么办?”
 
    李鱼眼珠一转,道:“扮男人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呆,讶然道:“扮男人?”
 
    李鱼说到就做,道:“你别动,等我一下,我去去就来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“哎”了一声,李鱼已飞快地跑开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侧着脑袋,警觉地倾听着,可也听不到什么声息。
 
    李鱼寻到一个身高胖瘦与第五凌若相仿的少年,那少年被人打破了头,当即就倒地毙命了,衣服不曾玷污。李鱼迅速扒了他的衣裳,土拨鼠似的左右看看,大道上没有行人,忙又溜了回来。
 
    “快,这是一套少年人的衣裳,你快换上。喏,就一件外袍,你的里衬内衣注意掩饰一下。”
 
    衣服被塞进手中,第五凌若待着没动。
 
    李鱼焦急催促道:“快呀,还犹豫什么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期期艾艾地道:“你……你不走开,我怎么换?”
 
    李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,心道:“老子当初去海边旅游,穿比基尼三点式的小姑娘也不知道看过多少,你只是换个外套罢了,用得着这么小心么?这是一片稀疏的林子,我得躲多远才能看不见你?”
 
    李鱼懒得与她分辨,便道:“好,那边有片灌木,我先躲去后边,你换好了叫我!”
 
    李鱼一边说,一边原地踏步,脚步渐渐放轻,直至没有了声息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侧耳听着,待听不到声音了,轻轻咬了咬嘴唇,还是宽解起了衣带。
 
    李鱼就在旁边看着,却不知她那衣带中就藏着他求之不得的宙轮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内里一身雪白的小衣,其实肌肤露不了多少,只是体态更加明显,说她体态曼妙吧,还带着些少女的稚嫩清纯。说她尚未长开吧,但长腿细腰、翘臀酥胸,又初见规模。
 
    那种少女和成年女性相间的美丽味道十分诱人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宽去了外衣,摸挲着又拿起腰带,将小衣系住。方才举臂脱袍时,小衣向上一滑,性感香脐也是若隐若现,小蛮腰儿颇为诱惑,这时衣带一系,却再无春光乍泄了。
 
    她把头发打开,开了个马尾头,钗子自然是揣了起来,然后第五凌若又摸索着拿起李鱼给她的那件男式外袍,小心地穿起,这儿抻一抻,那儿拽一拽,习惯性地整理着妆容。
 
    李鱼等啊等啊,实在忍无可忍了,忍不住道:“成了,不用收拾了,邋遢些更好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声尖叫,下意识地双臂抱胸,惊骇道:“你……你根本没走?”
 
    李鱼翻个白眼儿道:“没长开的小雏儿,有什么好看的吗?嘁,你就是脱光光,我都懒得看,别太当回事儿啊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又羞又气,娇躯发抖:“你怎么这么贱啊!”
 
    李鱼心情正糟,也没好口气给她:“我就这么贱,你要不要跟我走呢?我跟你说,你再捯饬下去,打扮的太漂亮了,万一碰上个喜欢兔爷儿的,你就要倒霉了,到时我也救不得你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哪懂这“黑话”:“什么兔爷儿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就是喜欢走后窍的啊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细细一品味,明白了他的意思,登时俏脸发烫,听声辨位,飞起一脚:“无耻,你怎么就这么贱!哎哎哎……你干什么?”
 
    李鱼手疾眼快,一把抄住了她的足踝,顺势一个公主抱,抱起第五凌若迈步就走。第五凌若被他一抱,登时心中小鹿乱跳,整个人蜷在他怀中,害怕地道:“你快放开我,我要喊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喊个屁呀,这儿一个活人都没有,你喊破喉咙,也不会有人来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把她抱上大路,往地上一墩,没好气地道:“用不用我牵着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讶异道:“没人?那我这衣服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死人身上扒来的啊!”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又是一声尖叫,本来通红的小脸瞬间雪白,急唬唬地就要把衣服脱掉。
 
    李鱼道:“脱吧,最好把内衣也脱掉,光天化日之下,光不哧溜的,那才好看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马上停手,气得哆嗦:“你……你好贱!”
 
    这一番逗弄,李鱼郁闷的心情好转许多,虽然知道她看不见,还是下意识地向她扮了个鬼脸:“就冲你贱!”
 
    这句话一出口,李鱼突然一呆,阳光之下,看着那种羞窘难堪的面孔,突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:难道……难道……她是她?
 
 第355章 归来客栈
 
    李鱼紧紧地盯着第五凌若,可此时的第五凌若蒙着双眼,只露出鼻子、嘴巴,再加上女大十八变,十年后的第五凌若是明艳妩媚的轻熟.女模样,此时这般看着,实在是连轮廓都无从比较。
 
    李鱼定定地看她半晌,才轻轻一牵她的手,道:“走吧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跟着李鱼的脚步乖巧地向前走去,二人贴着路边,以便碰到乱军可以及时避入树林或庄稼地里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忐忑不安地道:“真不用把脸涂黑吗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泥巴也好,炭灰也罢,涂在脸上,与肤色相去甚远,人家一看就知道做了手脚,反而更引人注意。不必理会。”
 
    “喔!”
 
    既然确认了李鱼不是坏人,第五凌若就配合的很,乖乖地答应了一声。
 
    李鱼走着走着,突然道:“站住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阵紧张,赶紧站定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 
    李鱼沉声道:“远处有一队人马来,尚不知其身份,凌若姑娘,快去林中暂避。”
 
 
    第五凌若抿着小小的嘴巴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李鱼长长地吁了口气:“果然是你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双拳紧握,显得非常紧张:“你究竟是谁,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 
    李鱼涩然笑了笑,道:“因为我……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时,李鱼心中一片惘然:宙轮丢了,他将再无可能直接回到十年之后,好在那是一个并不遥远的未来,所以他能数着日子一天天地熬,直到那一天。
 
    但不幸的也正在于那不是一个遥远的未来,所以他将亲眼看着曾经属于他的一切,与他结下情缘的人,在无知无觉中与他形同陌路。
 
    如果不能回去,告诉第五凌若未来的事,除了被她当成疯子,还有什么意义?现在的他,的确不是李鱼,此时此刻的利州,正有一个李鱼在那里,所以偶然进入了这个时空的他,既是他,也不是他,这种错乱,让他的思绪也混乱起来。
 
    许久许久,李鱼才轻轻地道:“因为……我也不是来自江南的人。”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